首页 > 台词 > 斯内普和莉莉台词[7003字]

斯内普和莉莉台词[7003字]

发布日期:2020-06-19 11:44:57 来源:湘彩文艺网

原著中斯内普与莉莉的对话场景

哈利靠近那男孩。那个时候的斯内普看上去不过九、十岁,面带菜色,矮小而瘦弱。当他看着其中那个比较小的女孩荡得比她姐姐越来越高时,瘦削的脸上有种难以掩饰的渴望。

“莉莉,别那样!”年长一点的女孩叫道。

然而,莉莉在秋千荡到最高点时,飞了起来,冲向天空时还发出大笑,然后她并没有掉到地上摔惨,而是像个秋千大师般在空中滑过,停留了那么久,落地时又是那么的轻。

“妈妈告诉过你别那样!”

佩妮用凉鞋的鞋跟触地停下了秋千,发出嘎嘎的摩擦声,然后跳起来,把手放在屁股上。

“妈妈说不许你那样,莉莉!”

“但是我没事啊。”莉莉还是咯咯笑,“佩妮,看,看我能做这个!”

佩妮四下扫视了一圈,操场上除了她们还有她们并不知道的斯内普。莉莉从斯内普藏身的灌木丛中捡起一朵凋谢的花。佩妮向前走了两步,带着好奇和审视的神情。莉莉等她足够近能看清楚后,张开了手掌,那朵花在她的掌心一开一合,像是只有许多开口的奇怪牡蛎。

“快停下!”佩妮高叫。

“这也没伤到你呀。”莉莉合上手掌把花扔回地上。

“这是不对的!”佩妮说道,但是她的视线却跟着那朵掉落到地上的花,始终没有移开。“你怎么能做到的?”她追问道,声音里显然有一种向往。

“很明显,不是吗?”斯内普忍不住从灌木丛后面跳了出来。佩妮叫了一声,跑回到秋千那儿去了。莉莉显然也被吓了一跳,但她却没有动。斯内普看起来对自己的出现感到有些抱歉,他看着莉莉,菜色的脸上渐渐涌起一阵红潮。

“什么很明显?”莉莉问道。

斯内普显得激动又紧张。他看了一眼在秋千处徘徊的佩妮,放低了声音说:“我知道你是什么人。”

“你什么意思?”

“你是……你是一个女巫。”斯内普小声说。

她看上去像是被冒犯了。

“那可不是一个好词!”

她转过身,昂起头,大步走回到姐姐的身边。

“不!”斯内普说道,他的脸红极了。哈利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脱掉外面那件滑稽的外衣,除非是由于他不想把里面那件罩衫暴露出来。他追上去,宽大的外套像蝙蝠的翅膀般上下扇动着,就像后来成年的他一样。

那对姐妹想了想,一致表示不相信他,她们抱着支撑秋千的一根柱子不放,好像那里是个安全之所。

“你是!”斯内普对莉莉说。“你是一个女巫!我看了你好一会儿了,但是那并没什么,我妈妈就是个女巫,而我也是一个巫师!”

佩妮的笑容僵住了。

“巫师!”她叫道。现在她从他意外出现带来的震惊中恢复过来了,“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那个斯内普家的孩子!他们住在河边的蜘蛛尾巷子头上!”她告诉莉莉。那种语调表示她觉得那个地址就是着邪恶的象征。“你为什么监视我们?”

“我没有监视!”斯内普说道,阳光下他又热又不自在,头发脏兮兮的。“我再怎么也不会监视你的!”他恶狠狠的说:“你是个麻瓜!”

即便佩妮再不明白麻瓜是什么,从语调中她也能听出对方的意思。

“莉莉,我们走!”她尖声说。莉莉听话地走开了,边走边盯着斯内普。他看着她们大步穿过操场大门,哈利发现他满脸全是苦涩的失望,他明白斯内普计划着这一刻好久了,只是一切都搞砸了……

这一段情景消失了,并且在哈利意识到之前又重组出另外一番景象。他正站在一个小树丛中,透过树木能看见闪着金光的河水。树冠在地上洒下绿色阴凉,两个孩子盘腿面对面坐在地上。斯内普把外衣脱掉了,在光线阴暗处他那件滑稽的罩衫显得不那么古怪了。

“……如果你在校外用魔法,魔法部会惩罚你的,你就会收到传讯信。”

“但是我已经在学校外用魔法了呀!”

“我们没关系,我们还没有魔杖呢!孩子总是忍不住嘛,所以他们不追究。但是一旦你十一岁了,”他重重地点头道,“他们开始教你魔法,那时就得小心了。”

一阵很短的沉默。莉莉捡起一根小树枝,在半空中转圈挥动,哈利知道她在想象魔杖尖端发出来的光芒。然后她扔掉了树枝,凑到斯内普跟前说:“这肯定是真的,对吧?不是玩笑?佩妮说你在骗我,她说根本没有什么霍格沃茨学院。你说的是真的,对吧?”

“对我们来说是真的。”斯内普说。“对她来说不是。我们会收到入学通知的,你和我!”

“真的?”莉莉小声说。

“当然!”斯内普说道。他不顾自己的糟糕发型和滑稽衣服,以一种令人难忘的怪姿势四脚朝天躺在莉莉面前,脸上挂满对未来的自信。

“那信真的会是猫头鹰送来的吗?”莉莉小声说。

“通常都是。”斯内普说,“但是你生在麻瓜家里,所以学校里会有人去跟你父母解释一下。”

“生不生在麻瓜家区别很大吗?”

斯内普犹豫了一下,他的黑眼睛里那深深的阴郁,从苍白的脸移到深红头发上。

他说:“不,没有什么区别。”

“太好了。”莉莉松了口气,很明显她一直在担心。

“你会好多魔法呢。”斯内普说,“我看见了,我一直在看你……”

他的声音低了下去,然而她并没在听,而是躺在铺满落叶的地上,向上望着满树绿茵。他像在操场上那天一样,凝神地看着她。

“你家里怎么样了?”莉莉问道。

他的眼睛里仿佛出现了一道裂痕。

“很好。”他说。

“他们没再吵架吗?”

“哦,不,他们一直吵。”斯内普说道。他抓起一大把树叶子,撕得粉碎,显然他并没意识到自己正在干嘛。“但是也吵不长了,我会离开家的。”

“你爸爸不喜欢魔法吧?”

“他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斯内普说。

“西弗勒斯!”

她叫他名字的时候,斯内普嘴角浮现一个微小的酒窝。

“嗯?”

“再跟我说说摄魂怪的事!”

“你想知道什么?”

“如果我在学校外面用魔法……”

“他们不会因为那个就把你丢给摄魂怪的!摄魂怪是惩罚那些真干了坏事的人的。他们守卫着魔法世界的阿兹卡班监狱。你不会进阿兹卡班的,你太……”

他的脸又红了,更加用力撕手中的叶子。忽然哈利听见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沙沙声,他回头,看到藏在树后的佩妮露出了形迹。

“佩妮!”莉莉惊讶地说道,声音里也有欢迎的味道,而斯内普却蹦了起来。

“现在是谁监视谁了?”他喊道,“你想干什么?”

被逮个正着的佩妮惊魂未定,气喘吁吁,警觉地看着他。哈利觉得她是费了好大力气才说出那一串伤人的话的。

“看看你穿的都是什么呀?”她指着斯内普胸前说道:“你妈妈的衬衫?”

突然,咔嚓一声。佩妮头上的一根枝干落了下来,莉莉尖叫起来,那条枝子正好打在佩妮的肩膀上,她踉跄着后退几步,大哭起来。

“佩妮!”

但是佩妮已经跑走了,莉莉质问斯内普:“是你干的吗?”

“不。”他看上去即傲慢又恐慌。

“就是你干的!”她向后退去,“就是你!你伤到她了!”

“不——我没有!”

但是谎言没有使莉莉信服。她狠狠瞪了斯内普一眼,跑出小树丛追姐姐去了,留下了迷惑而又痛苦的斯内普。

场景又重组了。哈利环视四周,他正在九又四分之三月台上,斯内普站在他身旁,微微有点驼背,身边是个和他一样面黄肌瘦相貌苦涩的女人。斯内普正盯着不远处的一家子看,那家的两个女孩子跟父母站得有点远,莉莉看起来正在求姐姐。哈利走过去听她们说些什么。

“对不起,佩妮,对不起,听着——”她紧紧抓住姐姐的手,佩妮用力想把手拽出来。“也许,我一到那儿——不,听着佩妮,我一到那儿就去找邓布利多教授,劝他改变主意!”

“我——不——要——去!”佩妮说道,把手从妹妹那儿拽出来,“你以为我想去什么愚蠢的城堡学做一个……”

她暗淡的目光越过站台,猫咪们在主人臂弯里瞄瞄地叫着,猫头鹰在笼子中振翅鸮叫,有些学生已经换上了黑色长袍,有的在往喷着红色蒸汽的机车上搬行李,有的在暑假分别后互相高兴的打着招呼。

“——你觉得我想当——怪胎?”

莉莉的眼里充满了泪水,她的手终于被佩妮拽开了。

“我不是怪胎!”莉莉说道:“那个词太可怕了。”

“那就是你要去的地方。”佩妮带着某种深意说道,“就是个怪胎学校,你和斯内普家那个男孩……都是怪胎,把你们和正常人分开来正好,省得我们不安全。”

莉莉朝自己的父母看了一眼,她的父母正在环视站台四周,看上去正享受着这里的气氛。然后她回头看姐姐,重重的低声说道:

“你写信给我们校长求他收你做学生时可不觉得那是个怪胎学校吧?”

佩妮满脸通红。“求?我没求他!”

“我看见他的回信了,他人很好。”

“你不应该看——”佩妮低声说,“那是我的隐私……你怎么能……”

莉莉朝斯内普小小的一瞥让佩妮恍然大悟。

“是他找到的!你和他在我房间里鬼鬼祟祟干坏事!”

“不!没有鬼鬼祟祟——”莉莉分辩道,“西弗勒斯看见了信封,他不信麻瓜可以写信到霍格沃茨,就这样!他说邮局肯定有乔装成麻瓜的巫师来保证……”

“显然巫师们把触角伸到每个角落了!”佩妮说道,她脸色苍白的程度就像刚才脸红得那么厉害。“怪胎!”她扇了妹妹一巴掌,然后跳下站台回到父母身边去了。

这段场景又模糊了。接下来是斯内普在驰骋乡间的霍格沃茨快车车厢间匆匆走过。他已经换上了校服长袍,可能这是他头一次有机会换下那些可怕的麻瓜衣服。后来他在一个车厢门口停下来,里面有一群吵闹的男孩在说话。莉莉坐在靠窗的角落里,把脸贴在窗玻璃上。

斯内普拉开车厢门坐到莉莉对面。她看了他一眼,又转过头去看窗外,她一直在哭。

“我不想跟你说话。”她的声音冷冰冰的。

“为什么?”

“佩妮她,她恨,恨我。因为我们看了她给邓布利多的信。”

“那又怎么样?”

她用极其厌恶的眼神看着他。

“她是我姐姐!”

“她只是个——”他很快闭嘴,莉莉急着擦眼泪,没有注意到他说了什么。

“但是我们要去!”他难言兴奋地说道,“就这样,我们就要到霍格沃茨了!”

她点点头,擦擦眼睛,不管怎么样,还是勉强笑了笑。

“你最好进斯莱特林学院!”斯内普说,由于她心情好了点而备受鼓舞。

“斯莱特林学院?”

车厢里有个男孩本来对斯内普和莉莉没有任何兴趣,直到听见这个词,才把目光移过来。哈利之前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车窗边的两人身上,此刻他看见,自己父亲那头浅黑色头发跟斯内普有点像,然而他脸上那种娇生惯养的气色,是斯内普绝对不会有的。

“谁想进斯莱特林学院?我看我还是离开这儿吧,你不走吗?”詹姆微笑着问懒洋洋躺在他对面的男孩。哈利意识到那是小天狼星,但是小天狼星没有笑。

“我全家都是斯莱特林学院的”,他说

“哎呀!”詹姆说,“我看你挺好的!”

小天狼星咧嘴笑了。

“也许我会打破这个传统。要是让你选,你想进哪个学院?”

詹姆凭空作了一个抽剑的动作。

“格兰芬多,勇士成堆的学院!跟我爸爸一样!”

斯内普带着小小的轻蔑哼了声。詹姆扭头看着他。

“你觉得有什么不妥吗?”

“没有,”斯内普说道,虽然他那小小的讥笑明显不是这个意思,“只要你甘愿当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

“那你想进哪个学院呢?看起来你好像四肢不发达头脑也很简单。”小天狼星插话了。

詹姆大笑,莉莉站了起来,脸更红了,厌恶地看着詹姆和小天狼星。

“走吧,西弗勒斯,我们另找个车厢。”

“噢噢噢噢噢噢……”

詹姆和天狼星模仿着她的冷傲语调,詹姆在斯内普经过自己跟前时试图绊倒他。

“回头见,鼻涕精!”一个声音喊道,车门砰的关闭。

这个场景又一次模糊消失了。

哈利站在斯内普身后,他们面前是被烛光照亮的学院长桌,桌边是一排排全神贯注的脸。然后麦格教授叫道:“莉莉?伊万斯!”

他看见自己的母亲颤抖着双腿向前走去,坐到凳子上。麦格教授把分院帽放在她的头上,帽子触到那头深红色头发还不到一秒钟就喊道:“格兰芬多!”

哈利听见斯内普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莉莉摘下帽子交回麦格教授手中,然后急忙跑向正在欢呼的格兰芬多学生们,但是同时她回头看了斯内普一眼,脸上带着淡淡的苦笑。哈利看见小天狼星站起来给她让座,她看了看他,认出他就是火车上那人,于是抱着双臂坚决一扭脸,只把后背对着他了。

排队点名在继续。哈利看见卢平、小矮星彼得和自己的父亲都被分到格兰芬多学院了。最后,只剩下十几个学生有待分配,麦格教授终于叫到了斯内普的名字。

哈利跟着他一起走到凳子跟前,看着他把分院帽戴在头上,“斯莱特林!”分院帽喊道。

西弗勒斯?斯内普走到大厅的另一边,和莉莉离远了。斯莱特林的学生拼命冲他欢呼,他坐到卢修斯?马尔福身边,对方轻拍他的后背,胸前的级长徽章闪烁不停。

然后场景变了……

莉莉和斯内普走在城堡大院里,显然在争吵。哈利急忙追上去听。等他追到跟前,才意识到那两人长高了许多。看来距离分院那个时候已经过去好几年了。

“……认为我们本来应该是朋友?”是斯内普在说话。“最好的朋友?”

“我们当然是好朋友,西弗(斯内普的爱称),可是我不喜欢你跟着整天鬼混的那群人!对不起,但是我的确很讨厌艾弗里和穆尔塞伯!穆尔塞伯!他是什么人啊,西弗,他是个恶心的虫子!你知道有一天他要对玛丽?麦克唐纳做什么吗?”

莉莉走到一根柱子前倚在上面,向上看着那张瘦削、菜色的脸。

“那不算什么的。”斯内普说,“只是个玩笑,就这样……”

“那是黑魔法,如果你觉得那样好玩的话……”

“那波特和他几个兄弟干的事又算什么呢?”斯内普问道,说话时他的脸又涨红了,看上去简直无法控制内心的憎恶之情。

“波特做什么了?”莉莉说。

“他们晚上偷偷摸摸溜出去。那个卢平很怪,他一直出去,到什么地方去?”

“他病了。”莉莉说,“他们说他病了……”

“每当满月的时候就病?”斯内普说。

“我知道你那套理论。”莉莉的声音听起来冷冷的。“为什么你总对他们的事感兴趣,为什么你那么想知道他们晚上在干吗?”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他们不像所有人说得那么好!”

他直勾勾盯着莉莉,她脸红了。

“至少他们没用黑魔法。”她放低了声音,“你真是太忘恩负义了!我听说那天晚上的事了。你偷着跑进打人柳下面的密道,是詹姆?波特把你从那里面救出来的——”

斯内普的整个脸都扭曲着,他念叨着:“救了我,救了我,你觉得他是英雄对吧?他是在救他自己的人!你不会——我不会让你——”

“不让?不让我干什么?”

莉莉明亮的绿眼睛变得狭长,斯内普不由得退了一步。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不想让你被耍——他喜欢你,詹姆?波特喜欢你!”这些话好像不受控制地喷了出来,“而且他还……所有人都觉得……魁地奇大英雄——”斯内普的痛苦和憎恨让他语无伦次了,莉莉的眉毛则越挑越高。

“我知道詹姆?波特是个自大狂。”她打断了斯内普。“不需要你告诉我这个,但是穆尔塞伯和艾弗里的‘幽默’简直就是邪恶,邪恶!西弗,我不明白你怎么和他们成了朋友。”

哈利怀疑斯内普有没有听见她对穆尔塞伯和艾弗里的指责。反正当莉莉说詹姆?波特不好的时候,他整个身体都放松下来,他们走开时斯内普的脚步中又充满活力了……

然后这个场景消失了……

哈利又一次看见普通巫师等级测验的黑魔法防御术考试之后的情景了,他看着斯内普走出来,信步走出城堡,坐在了一棵山毛榉附近,没注意到詹姆、天狼星、卢平和小矮星彼得正好就在那树下。但是哈利这次只是远远看着,因为他知道詹姆把西弗勒斯倒挂起来之后会做什么,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说了什么话,他不喜欢再听一遍……他看见莉莉走到四人组那里,然后又替斯内普说话,远远的他听见斯内普又羞又怒的冲她喊那个无法原谅的词:“泥巴种!”

场景转换。

“对不起。”

“我不想听。”

“对不起!”

“你省省吧!”

现在是晚上,莉莉穿着睡袍抱着手臂站在格兰芬多塔入口处的胖女士肖像跟前。

“玛丽说你威胁要睡在这儿,我才出来的。”

“我是的,我真的准备这么做。我绝不是故意喊你泥巴种的,我只是……”

“说溜嘴了!”莉莉的声音没有一点同情,“太晚了。我给你找了好几年借口了。我的朋友们都不明白我怎么会跟你说话。你和你那帮珍贵的小食死徒朋友们——瞧,你都不否认!你也不否认你要干什么了!你等不及要跟着那个人干了,对吧?”

他张了张嘴,但是什么也没说,又闭紧了。

“我再也装不下去了,你选了你的路,我也选了我的。”

“不——听着,我不是故意……”

“——叫我泥巴种对吧?但是你管和我有着同样身世的人都叫泥巴种,西弗勒斯,那我为什么要有区别呢?”

他还在拼命找说辞,然而莉莉轻蔑地看了看他,爬进了肖像洞……

是这些吗,这都是哈利从冥想盆里的斯内普的记忆中看到的!

电影版《哈利波特》中有一组对话是关于斯内普教授和莉莉的,“Lily,...

这是邓布利多问斯内普的话,因为斯内普的守护神十七年都和莉莉一样。一个巫师爱上另一个巫师,他的守护神就会和她一样(因为守护神是随着意念而变化),直到他不再爱她。斯内普深爱莉莉一生一世,所以他的守护神一直没变。莉莉爱詹姆,所以她的守护神变成了詹姆的鹿;斯内普爱莉莉,所以他的守护神也变成了鹿。斯内普的意思是,他己深爱莉莉十七年,并且一辈子只爱她一人。可是斯内普虽然一直竭力掩盖自己爱莉莉的事实,可却暗中保护哈利,这就是所谓的“大爱无言”吧。(求点赞)

哈利波特小斯内普和小莉莉回忆英文台词

纯人工听打,请采纳。

Petunia(佩尼)=P Severus(西弗勒斯·斯内普)=S Lily=L

P: Freak! You are a freak, Lily!

S: Jealous. She's ordinary and you are a wizard.

L: Don't say that, Snape.

(视频是盗版截的,所以莉莉后边那句话录得不清楚。我去电影院看的,记得莉莉说得是这句。)

求英文版的哈利波特中斯内普和邓布利多的台词,邓:“你还爱着莉莉...

-lily.After all this time?

-Always.

这是电影里的和书里的一样,只是书里没有Lily

标签: 糁组词 邶笔画 什么什么茑飞成语 拳击解说台词 陈师鞠旅相关成语 含有纽字的成语 刀塔霸业手游 坝字怎么写 蒙娜丽莎的名言名句 看图猜成语海有5个岔 轻快开头成语 走组词 守望先锋大招台词英文 昰开头组词 兓组词 鴛组词 两个小孩一棵树打一成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