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台词 > 单口双簧台词大全[7594字]

单口双簧台词大全[7594字]

发布日期:2020-06-19 11:30:10 来源:湘彩文艺网

极其简单的单口双簧台词

简单的单口双簧台词

(双簧往往由相声演员兼演,亦以说、学、逗、唱为主要艺术手段,多半是和相声一起演出,可以视作相声的一个分枝,而参加综合性曲艺演出时即作为单独的曲种。孙宝才是北京硕果仅存的双簧表演艺术家,本篇是他的代表性节日。)

甲 这回是我们俩表演。

乙 对,我们俩给大家表演双簧。

甲 学双簧得有规矩。

乙 什么规矩?

甲 我在前面学,你在后面说。知道的是俩人说,不知道就像一个人说的。

乙 这叫双学一人。

甲 我还得打扮打扮(从兜里拿出小辫儿和两块大白粉。把小辫儿戴在头上,用两块大白粉抹在眼和嘴上,低头)

乙 有道是:人是衣裳马是鞍,西湖景配洋片;人不打扮不好看,打扮好了您再瞧……

甲 更寒碜了(抬头)。

乙 哟(吓跑)!

甲 你跑什么呀?

乙 我看着害怕。

甲 废话,这地方灯这么亮人这么多能好看吗?等呆会儿人走净了,灯都关了,我这样儿往胡同里一站,你再看……

乙 就好看了。

甲 吓趴下几个。

乙 那你还在这儿演吧!

甲 这回就瞧你的了,我一拍小木头(醒木)你就说,我就学。

乙 好,我说什么你学什么,可别我说的你学不上来。

甲 你说得出来,我就学得上来。(甲坐在桌后的椅子上,乙蹲在椅子后面,甲三次假笑后,一拍醒木,乙站起来面对观众)

乙 您看这一回他一拍木头就全听我的了,我叫他干什么他干什么。哪位观众不信,不信不要紧,我给您表演一下。(指甲说)站起来,站直了,把眼睛闭上、把手伸出来,伸出一个手指,往回指,把嘴张开,放在嘴里,咬,咬,使劲咬,把手指咬下来。

甲 (站起,离位)我不咬了。

乙 (站起)你不是听我的吗?

甲 听你的我这儿演一次,咬下一个指头,演十次我这手就成枯赤儿了。这不是演双簧,这是自杀。你有好的没有?给人家说词儿。你说的我演不上来,那叫没能耐。

乙 成,咱们重新坐下。(甲、乙重新回原位)开始啦:姐俩赶大车,赶着赶着上了房。六月六,春打六九头。萝卜快了不洗萝卜。一个萝卜四两,两个萝卜八斤半,不够来块烤白薯。老太太抱着三轮上汽车,没上去。吃冰棍蘸臭豆腐……

甲 (离位)演不了!

乙 你怎么又急了?

甲 你说了半天有一句人话吗?

乙 哪句不像话?你说!

甲 有老太太抱着三轮上汽车的吗?

乙 不是没上去吗?

甲 人家也不让你上呀!你们家吃冰棍蘸臭豆腐呀!

乙 我爱吃这口儿。

甲 嗬,你可真够气人的。(甲、乙重新回原位)

乙 众位观众先别忙,听我们俩人演双簧。双簧一上台,脸上抹点儿白,头上戴小辫儿,歪戴帽儿,斜瞪眼,出门到处找碴巴儿,瞧谁有点儿不顺眼,过去我就扒裤衩儿……

甲 (站起)我干吗那么缺德呀?

乙 XXX(叫甲名)老实说你干过这事没有?

甲 我就干过一次。

乙 那抢的东西放哪儿了?

甲 放你们家了。

乙 我呀!我成窝赃犯了。

甲 谁让你胡说八道来着。(重新入座)

乙 有个结巴去放牛,结巴把牛拴在井台上。咚,一下把牛掉在井里头。给巴这才把人喊:我的牛,牛犊,犊,犊……

甲 (站起)你这毒(犊)就不小了。

乙 这叫憋死牛。

甲 你多损哪!(重新入座)

乙 话说罗成正坐在中军宝帐,忽听探马来报,急忙顶盔挂甲,罩袍束带,拧枪上马。罗爷未曾出马先放三声号炮,这头一声,(学点炮)哧……当,哧……当,哧……(甲回头看乙,还没响,刚拿到眼前看看)当!

甲 (站起捂眼睛)嚄,这受不了。怎么这儿给一炮呀!

乙 对不起,这两天下雨炮药有点儿受潮。

甲 怎么全让我赶上了!

乙 请您坐下,这回没炮了。

甲 再这样儿我可不演了。

乙 话说罗成正坐中军宝帐,忽听探马来报,急忙顶盔挂甲,罩袍束带,拧枪上马。要说罗爷这匹马呀!它是(学马慢走声)咕嗒嗒咕嗒嗒……

甲 (起立回身打乙一下)我叫你咕嗒嗒,咕嗒嗒。

乙 你怎么又急了,这马你骑得多稳当呀!

甲 是稳当,我这屁股受得了嘛!马得快点儿走。

乙 马快了,我怕你骑不了。

甲 谁说的?我有个外号叫“马膏药”。

乙 行,这回咱们快点儿,请坐下。话说罗成正坐中军宝帐,忽听探马来报,急忙顶盔挂甲,罩袍束带,拧枪上马,要说罗爷这匹马呀,他,噌——

甲 (摔下椅子)

乙 (乙马上过来抱着甲)XXX(叫甲名)我说你骑不了快马吧,非要骑。说话,摔坏了没有?

甲 我心里慌。

乙 吃点药。

甲 慌得厉害。

乙 打打针?

甲 不成呀。

乙 要急救车?

甲 不成哟!

乙 这可怎么办哪?

甲 给我来两斤包子。

乙 哟,你又饿了。

甲 我说你这是马呀,还是火箭哪?这儿还没上去哪,你噌就窜出去了。

乙 我说你骑不了吧?这回咱换换,不骑马了。唱一段儿。(唱)姐俩在房中哟,绣丝绒哪呀嘿,忽听门外有闹声,一个劲儿的直嗡嗡嘿。嗡嗡,嗡嗡,嗡嗡……嘿,原来是两只苍蝇嘿!

甲 (站起)俩苍蝇跟我这儿折腾半天。你有好的没有!

乙 有,有,请坐下。爱国就要讲卫生,抓紧时间别放松,见了苍蝇我就打,打死这些害人虫。这儿有一个,打(指自己左面打一下)飞了、又落到了这边儿,打(指右边打一下)飞了,落在鼻子上了,打!

甲 我不打。

乙 怎么不打了

甲 打完了就没法儿说相声了,鼻子瘪了。

乙 那照样儿说。

甲 那多难听呀!(学齉鼻子)今天我给大家说段儿相声,这好听吗?

乙 是不好听。但消灭苍蝇可人人有责。

甲 对。

乙 坐下听词儿。(唱)一呀一更里,月儿呀照窗台,情郎哥哥定下计,今天晚上来呀。叫丫鬟忙打上四两酒哎,四个呀那菜碟摆呀摆上来。一碟子腌白菜,一碟子腌白菜……一碟子腌白菜,一碟子腌白菜……

甲 (站起)都是腌白菜呀?不会吃点儿别的?

乙 就是白菜,爱吃不吃,不吃拿走。

甲 行。(落座)

乙 (唱)二呀二更里,月儿呀照窗台,情郎哥哥定了计,今天晚上来呀。叫丫鬟忙打上四两酒哎,四个呀菜碟呀摆呀摆上来。(白)左等左不来,右等右不来,嗯,嗯,他怎么还不来呀?嗯嗯,他怎么还不来呀……

甲 (站起)他爱来不来,我腰受不了。

乙 他着急了。坐下听词儿(唱)大年初一头一天,小妹跪在姐姐面前,姐姐伸手忙拉起,伸手掏出压岁钱,嗯哎呀嗯哟哎,自己的姐妹拜的什么年。(学锣鼓点,甲扭)锵锵——锵锵,锵锵——锵锵……。

甲 我说你这儿耍狗熊哪!

乙 我瞧你跳得不错。这回咱学段评剧《玉堂春》你学一个人。

甲 谁呀?

乙 白玉霜。

甲 学谁?

乙 白玉霜!

甲 你也不打听打听,白玉霜是谁?那是我姐姐。

乙 那你叫……

甲 黑胰子!

乙 黑胰子呀!这回前面看您的表演,后面听我唱。

甲 行,只要你唱得好,我就学得好。

乙 (唱)你本是宦门后啊上等的人品,吃珍馐穿绫罗百般的称心,想不到你落得这般光景,看起来呀我苏三命薄之人。人人说黄连苦苦到极点,我二人比黄连还要苦,苦,苦十分哪哎……哟我那苦命的郎呀!

甲 (哭出声来)我的妈哎……

乙 你怎么真哭呀?

甲 你快把我憋死了。

乙 去你的吧!

两分钟双簧台词大全

《治感冒》 乙:都来了啊!我介绍一下,我是这里远近闻名的医生。我为什么这么有名气呢?因为我跟别的医生不同,我最替病人着想。到我这里看病的病人,走着进来,爬着出去。(待观众笑毕)噢说错了,是爬着进来,走着出去。下面开始看病啊,喊一个进来一个。(拿单子看)。一号,姓白的,白内障。二号,姓魏的,胃出血。三号,姓牛的,牛皮藓。来,你们三个,先进。 甲:大夫,我……我…… 乙:你几号? 甲:我四号。 乙:下一批。 甲:下……哎你说我这人怎么这么倒霉啊?甭管什么事轮到我这儿都是下一批,前一阵子我们单位提拔一名干部,到我这儿就是"下一批"。下一批我就退休了。(笑)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单,就是单独的那个单字,放百家姓里念善,国家的国,瑞雪的瑞,我叫单国瑞,这两天身体不太舒服,可能是感冒了,到名医这来瞧瞧,听说这个大夫,对病人特别负责,下个就该喊我的号了,来了来了…… 乙:接下来啊……(甲依偎在乙的肩上,乙走一步,甲就跟一步)一看就有病啊。 甲:没病不到这来。 乙:下一位,单口喘。 甲:(东张西望)谁叫单口喘啊? 乙:这是哪个没有文化的爹妈起这么难听的名字!? 甲:就剩一口气了你看。 乙:还不答应……不答应我下班了啊! 甲:哎哎,那大夫我呢? 乙:噢这里还有一个,你几号? 甲:四号,你说我下一批…… 乙:你就是单口喘啊! 甲:我叫单国瑞!看清楚点! 乙:哦对,单国瑞。 甲:什么眼神你看!单国瑞看成单口喘了。 乙:单国瑞!那里不舒服啊? 甲:我就是咳嗽,气喘。 乙:还不是,单口喘。 甲:大夫,我听说你们这儿条件特别好,(左看右看)怎么什么都没有? 乙:单口喘。(甲:单国瑞。)哦对,单国瑞。你估计,你是什么病啊? 甲:我估计,我是……这还用估计嘛。我估计我感冒了。 乙:你很聪明嘛!你说感冒就是感冒,那还要我干什么呀?你现在是跟名医讲话,任何人到我名医这里都要重新检查。 甲:大夫,检查吧。 乙:不要动,嘴巴张开。(甲啊一下)高一点。(甲音调升高啊一下)(重复两次)高一点嘛。 甲:大夫,你们这儿不是医院,是音乐学院吧! 乙:这什么话! 甲:这么高的音我能唱上去嘛! 乙:谁让你往上唱了,我是让你把下巴抬高点。我看不见。 甲:你倒说清楚点。 乙:来,啊一下。 甲:啊~~ 乙:难怪你啊得那么难听!这上面掉点儿,这个天花板有点儿发霉了啊。 甲:大夫,你们这儿确实不是音乐学院,你是搞装修的。 乙:你说了两回了啊! 甲:那你说我这上面怎么出了天花板了呢? 乙:这儿来看病的都叫天花板。(甲:上颚,大夫。)哦对,上颚。我当医生我会不知道这叫上颚?(甲:可我听是天花板。)我怕我说上颚你听不懂,我知道你是什么文化程度啊! 甲:我文化再低也不至于跑到这儿掉点儿了我。 乙:来来来,舌头伸出来。上面有青苔啊!平时里头漏雨吗? 甲:漏,平时外面下大雨,我这里头就下小雨,我就琢磨着,我脑袋是漏勺? 乙:(摸甲的头)应该是封闭的呀! 甲:(甩开)本来就封闭着,漏气早死了。 乙:你让大家看看这上面这么绿的。 甲:这舌苔。(乙:哦对,舌苔。)我怎么听他是整房子的! 乙:我的意思就是长舌苔。 甲:舌苔叫青苔?(乙:对对,舌苔。)你记住叫舌苔啊。 乙:舌苔,舌苔,听你的了,好不好!舌苔啦!这个人讨嫌吧了,我看病还是你看病啊?我有一句他就有一百句!这个人身体不怎么样你口才倒是很好哇。你是搞传销的你呀?不要看病了!交钱去吧! 甲:哎。(走了一截又回来)大夫,我什么病呀? 乙:你交完钱我就告诉你。 甲:哎。(走了一截又回来)大夫,我交多少钱呀? 乙:哦,不要交多了啊!(甲:谢谢大夫。)(转身就走)先交一千啊! 甲:(险些跌倒)一千块才知道我是什么病! 乙:一千怎么了,一千怎么了,一千肯定不够用的。 甲:一千块钱还不够用?! 乙:这样我一看还有可能是感染啊。你多大岁数了?(甲:四十一。)属什么?(甲:属牛。)一看就像!脸色发青,二目无神,瞳孔放大。(捏甲鼻子)叫一声,(甲:哞--)使劲!(甲:哞--)最近吃草怎么样? 甲:最近吃草不太好,一天只吃半捆草。 乙:我怀疑你感染的疯牛病。 甲:我怀疑你是兽医。(乙:谁兽医啦!)你兽医!我根本没吃疯牛肉我怎么能得疯牛病呢? 乙:好了好了好了,我反复讲了,我这个医生最替病人着想。你不愿意检查,你可以不检查。可你以后疯了不要怪我! 甲:疯了也是你气疯的。 乙:站好重新检查。(甲:又检查。)来,很多病人就是不配合医生。(揉甲的肩)这里痛不痛?(甲:不疼,大夫。)想清楚再回答,这是看病不是买菜!这里痛不痛?(甲:不疼。)不可能哪?这里应该痛嘛!(挤压甲太阳穴)这里痛不痛?(甲:疼,大夫。)这里不应该痛呀!这个问题很复杂啊!弯下去。(掐甲后背)这里痛不痛呀? 甲:大夫,您说是应该疼呢还是不应该疼呢?(乙:什么话!)我说疼你说不应该疼我说不疼你说应该疼。 乙:给我说老实话到底痛不痛? 甲:本来不疼,你掐得我疼。 乙:交钱去吧! 甲:哎。(走了一截又回来)大夫,什么时候我又交钱啊? 乙:你从看病到现在还没交过一分钱呢! 甲:交钱我有个说法。 乙:当然有说法啦,你不要误会,我是一个名医,我是对你负责任。你到别的医生那里没有我这么负责任的。这叫排除法,把你可能得的病统统都排除干净了,哪不只剩下感冒了吗! 甲:感冒倒是剩下了,可我钱没排除啊! 乙:这人想的就是钱。哎你这辈子什么最重要?(甲:什么最重要?)千金难买"健康"两个字。 甲:身体。 乙:这世上谁对你健康最负责?(甲:谁对我负责?)医生最负责任。 甲:大夫。 乙:你一辈子赚那么多钱干什么? 甲:你赚那么多钱干什么? 乙:还不就是看病么! 甲:还不就是看……我这一辈子给他赚着呢!你看见没有? 乙:什么叫给我赚着是给你自己赚着。 甲:大夫,我求求你,你给我看好了,我们全家砸锅卖铁给你送块匾。高六尺,宽六尺,正方形的,四个大字挂你们家门口,铁佗再世,好不好? 乙:呵呵……得等等,谁再世? 甲:铁佗再世,神医。都说你看得好…… 乙:不对呀,我记得铁佗好像是南斯拉夫的吧?是华佗! 甲:你比华佗结实多了你! 乙:你什么意思? 甲:你给我开个感冒药不就得了么。 乙:算算算了,这个人太少见了,(拿出一张纸)真一毛不拔,太不照顾我们生意人了!(给甲)照这个单子抓药去! 甲:这么快就给我开好药方了。 乙:这还开什么?都是复印的。 甲:(看纸,作呲牙咧嘴状,捶胸顿足) 乙:这明明是疯牛病嘛!你看见没有? 甲:大夫,你真不愧是神医呀!(乙:那是。)我一个感冒你给我开了五百多种药哇! 乙:应该的。 甲:别的大夫都是论片开你给我论斤开啊!我估计我活着是吃不完了,我准备发动我们全家人都来吃,子子孙孙吃下去,一直吃到二十八世纪,我就不信我吃不完它! 乙:好!这叫愚公吃药! 甲:这我都可以理解,大夫,你说里头怎么给我开了个高压锅?你说我是蒸啊,还是坐到里头? 乙:你这人怎么一点社会常识都没有?高压锅不是煮饭的嘛! 甲:煮饭我们家有一堆煮饭的锅。 乙:你这个感冒不是一般的感冒。(甲:那我什么感冒?)你是个进口的感冒。 甲:我又是疯牛病? 乙:什么呀!你是病从口入你是病毒性感冒。我担心你传染给你们家其他人,所以你今后吃饭的东西一定要单独使用。对了我再给你开一副单独的碗筷。(往纸上写字) 甲:(阻挡)别别了,我直接从锅里吃算了吧。 乙:省一点是一点。 甲:大夫你这怎么开的?青霉素十八筐。我估计把我打成塞子也打不完呀! 乙:你别一次性打完,等长好了再打。 甲:手机一个? 乙:万一你吃错药呢,马上打电话跟我联系,还来得及。 甲:可最后怎么给我开了个摩托车呢? 乙:你这么一大堆东西怎么拿回去呀?还不得靠摩托车运嘛!你还算不错呢! 甲:怎么了? 乙:前面来的那三个人啊,我一人给他开了一辆桑塔纳哩! 甲:晕!

双簧相声台词

吹牛

张:我们家是吹牛世家!

王:我们家还是吹牛专业户呢!

张:我们家吹牛不纳税。

王:我们家吹牛还不交钱呢!

张:不是吹,我一出生就会上厕所。

王:爬着去?

张:谁刚出生就会爬呀!

王:那怎么去?

张:床就当厕所了呗!

王:这叫尿床!

张:要说吹牛,我可是没人能比。

王:我不信,你敢不敢在这比一比?

张:在这吹?没问题!

王:要说这饭量大,我一顿饭能吃五碗面条!

张:我一顿饭能吃八斤水饺!

王:哎呀,我发烧了!

张:昨天晚上我也发高烧啦!

王:我高烧六十七度。

张:我高烧九十四度。

王:你也不怕烧死啊!

张:晚上睡觉我手里攥着一把玉米,第二天一看,全成爆米花了!

王:晚上睡觉我盖着一床被子,第二天一看,被子烧了个大窟窿!

张:我比楼高!

王:我头顶天,脚踏地,伸手能抓大飞机!

张:我上嘴唇顶着天,下嘴唇顶着地!

王:那你的脸呢?

张:吹牛的人不要脸了!

王:哎!……

张:还想吹什么?

王:告诉你呀!我这人能耐可大啦!

张:有什么能耐?

王:我这人能用耳朵看书。

张:你没问问我有什么能耐吧?

王:你有什么能耐?

张:我经常用鼻子吃饭。

王:那我能用胳肢窝找矿。

张:我能用嗓子眼发电。

王:我隔着墙能看见人。

张:我隔着你衣服能看见你钱!

王:昨天晚上我请同学吃饭啦!

张:我昨天晚上也请同学吃饭啦!

王:我怎么吹,他怎么吹呀!

张:来吧!

王:吃着吃着坏啦!我把筷子咽下去啦!

张:我吃着吃着也坏啦!我把勺子咽下去啦!

王:我吃着吃着又坏啦!我把盘子咬下一块来!

张:我吃着吃着也坏啦!我把大碗咬下一块来!

王:我吃着吃着又坏啦!我把那桌子给咬下一块来啦!

张:我吃着吃着又坏啦!我咬……我把自己鼻子咬下来啦!

王:啊?你够得着吗?

张:我跷着脚咬的!你管得着吗?

王:像话吗?

张:我在吹牛上有祖传秘方。

王:我能把方的吹成圆的。

张:我能把短的吹成长的。

王:我能把丑的吹成美的。

张:我能把死的吹成活的。

王:嘿,你可太厉害啦。

张:吹呀!

王:我告诉你,我们家是吹牛作坊。

张:我们家是吹牛工厂。

王:我们家是吹牛股份有限公司。

张:我们家是吹牛大托拉司。

王:我们家是世界吹牛中心!哼,看你再怎么吹!

张:我们……我们……你们这中心是我们家吹出来的。

王:咳!比不了,你可真能吹呀!

求简短搞笑的双簧剧本!!

甲:在六一儿童节之际,我祝各位开开心心,身体健康!

乙:幸会!幸会!大家好!大家好!

甲:你谁呀?跑这来瞎搅和!

乙:我姓黄,叫黄双,今天来给大家表演一段双簧。

甲:双簧?学问可大的很!

乙:还有大学问?你懂么?那到要请教、请教。

甲:那当然,双簧就是一人说,另一个人做,要做到“说学一人”。

乙:还真有这么多学问,我俩表演、表演?

甲:好,那试试?

乙:老黄我今年三十三,体重不过三十三,为什么这么轻,我也不知道!今天中午菜真不好,只有鱼来,只有虾,只有桃儿来,还有一个圆圆的大西瓜,外加花生米两大把,我既不想吃鱼,也不想吃虾,既不想吃桃儿,也不想啃那圆圆的大西瓜……

甲: 你怎么什么都不让我吃呀?

乙:那你意思是什么都吃?

甲:当然,我不仅什么都吃,还吃得多呢!

乙:那我就让你吃得多。

老黄我今年三十三,体重超过三百三,为什么这么重,我也不知道!今天中午菜真好,又有鱼来,又有虾,又有桃儿来,又有瓜,外加花生米两大把,我吃鱼,又吃虾,我吃桃儿,又啃吃那圆圆的大西瓜……

甲:你想把我肚皮逞爆啊!

乙:要不,咱俩换换。

甲:换就换,谁怕谁呀!

乙:好了……这回瞧你的了。

甲:我说什么你学什么,可别,我说的你学不上来。

乙:你说什么,我就学什么,哪有学不了的?

甲:看,他这一拍巴掌就全得听我的了,我叫他干啥,他就干啥。看我怎么整他。(对观众说)

天上的太阳——大、大、大啊

地上的我——热、热、热啊

我掏出手绢擦擦汗,

喝杯凉水清清火,

脱掉外套吹吹风,

扯开领带透透凉;

寒风吹,雪花飘,

冻的我直跳,

我咋了,不烧啊,稀里糊涂的,该打。

我伸出右手,打左脸,伸出左手,打右脸……

(乙站起来)

还没演完呢!

乙:再打下去,我就变成猪头了。

标签: 萨笔画 一句让人印象深刻的歌词 徫结尾组词 釆字怎么写 第二个字是擒的成语 于开头组词 国内最美校园 脡开头组词 殐组词 哪首歌里包含养一只猫咪歌词 五十度飞所有台词 适合发伤感说说的歌词 氺的笔顺 浚组词 鑯组词 铚开头组词 㐭结尾组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