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 > 清代两则奇闻,除了荒诞之外,更让人觉得离奇

清代两则奇闻,除了荒诞之外,更让人觉得离奇

发布日期:2020-05-07 11:40:49 来源:湘彩文艺网

纪晓岚曾于笔下记载两则奇闻,听来颇为有趣,权且转译成白话文,供各位看官消遣。

第一则奇闻是这样的,一个来自贵州姓谢的朋友告诉纪晓岚,乾隆七年,在离他家不远的一个山村出了怪事,山村中有一棵很粗的枯树,这棵树以前很茂盛,后来逐渐枯败变为枯树。枯树之中有条大蛇,这条蛇很是奇怪,蛇面好似人脸,而且在两侧还有尖尖的耳朵,耳朵若抖动,便可以能发出“嗡嗡”的声音,蛇的鳞片好似松树皮一样。

这条蛇的奇怪之处不只这些,在其腹部长有一只脚,很像画上所画的龙爪。蛇信子吐出来很长,它不但同普通的蛇一样在地上或水中游走,还可以用那一只爪来进行弹跳,并且速度很快。

这条蛇是有毒的,如果被它靠近,它就会从口中喷出腥臭难闻的毒气,令人昏迷倒地。它并不会把人吞掉,而后用蛇信子伸入昏死之人的口鼻之中,将其体内的血液吸来吃,很多人家遭到它的毒害,只能合伙凑钱招募善于捕蛇的乞丐,希望可以借助他们的本领除掉这条怪蛇。

直到一年之后,才有两个很胖的乞丐愿意接下这个差事,但是他们要价很高。不得已,大伙又凑了一些钱,他们才肯帮忙。两个乞丐拿到钱后,从破口袋中抓出很多草药,放在口中嚼碎后,混合着唾液涂满全身,然后赤着身子去诱蛇。

他们在枯树不远处洒了一些动物的血液,那条蛇很快就被吸引出来,他们急忙跑到路边的水田中,蛇朝着他们追去,却陷入泥中不能挪动。两个乞丐乘机跳起来,用捆着长刀的竹竿对着怪蛇猛砍,一直将蛇的头砍下。

乞丐走出水田,告知蛇的肉可以吃,鳞片可以点燃后照明,于是大伙纷纷争着分蛇的肉。而这位姓谢的朋友,也拿到一块,他回家煮过后,感觉味道很好,很像肥腻的猪肉。那些鳞片他没舍得烧,而是挂在墙上作为装饰物。

说完一则奇闻,再说第二件。这是户部的一位朋友对他说的,这位朋友曾经在处州当过县令,他说当地有个农户名叫陈瑞,一次送妻子回娘家,行至半路之时,妻子腹痛难耐,于是找个僻静处方便。陈瑞等了很久,不见妻子回来,于是去找,可是找了很久也找不到。

不远处有个村落,他找到村口一处破屋之时,发现破屋中有口破旧的棺木,棺木中露出半截红裙,正是他妻子之物,就好像他的妻子被什么东西拉进棺木的样子。

陈瑞打听棺木究竟是谁家的,他要劈开棺木,解救妻子。有个姓张的后生对他说:“这是我姑母的棺木。姑母死时,只有三十岁,她没有子嗣,丈夫出远门一直也不曾回来,村里人把她放入棺木后,便一直放在屋中,等她丈夫回来再下葬,然而她的丈夫一直没有回来,于是就一直摆放这里。”

陈瑞请求开棺,姓张的后生起初不同意,但经不住陈瑞苦苦哀求,他只好同意。找来斧子将棺木劈开后,却发现里面既没有陈瑞的妻子,也没有张姓后生的姑母,而是一个白胡子的老头,看年纪有六、七十岁,手里抓着陈瑞妻子的裙子。

于是,陈瑞以丢失妻子报官,张姓后生以不见了姑母报官。这位时任当地县令的户部朋友无法审理,因此只能将这桩离奇的案子搁置,一直到了他到户部上任,当地换了新县令,也始终没有办法解释这件案子的奇怪之处。

专题: 欧阳菲菲的歌 巴桑拉姆的歌 张可儿的歌 司徒兰芳的歌 赵本山的歌 陈冠蒲的歌 安与骑兵的歌 次仁央宗的歌 段千寻的歌 王娅的歌 衡越的歌 付笛声&amp任静的歌 东方神起的歌 望海高歌的歌 韩晶的歌 S.E.S(SES)的歌 陈娟儿的歌 龙梅子老猫的歌 蒋雪儿的歌 春雷的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