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 > 二丫头| 麦浪

二丫头| 麦浪

发布日期:2020-05-07 11:39:34 来源:湘彩文艺网

  文|二丫头   编辑|燕子  图片|均来自网络

                                   

前言有一位美丽的小朋友,在父亲生病后,一个人勇敢担起家里所有的重担,陪着父亲做手术,帮着母亲卖西瓜,把所有的泪水咽在肚子里,只希望一家人安康!

 早就想写她,可是每次都激动地无法进行。今天,给她取了一个名字:麦子。这个为世世代代中国农人带来希望的庄稼,一定能为他们一家人带来好运!

   午饭后,麦子把锅碗瓢盆洗刷干净,直起有些酸疼的腰,透过厨房条条框框的木窗棂,看到黑压压的乌云往家里的方向赶过来。

   “要下雨了。”麦子自言自语着,紧着抬脚出门观望。只一刹那的功夫,一大片乌云已经遮盖了头顶上方的天空,太阳早没了踪影。家门口的几棵老杨树,从早上起,就一动不动,现在,好像有了风的影子。先是树叶簌簌地有了动静,忽然,像是从天空中突然伸出了一把看不见的巨大的手,猛地抓住浓密的枝叶,迅速摇晃起来,风起云涌,天空中很快充满了风雨欲来的气息。

   地上的沙石一下子从地面上掀起来,抛向空中,弥漫在树枝间、房顶上、屋门口,整个世界瞬间混沌不清。

   麦子急匆匆地闩上门窗,转身的时候,看见爹爹还坐在屋檐下。爹爹的身子最近佝偻得厉害了,坐在马扎上,目光定定地看着外边的风云变化。麦子的心像被谁狠狠地拽了一下,有些疼,又有些不知所措。想喊着爹一起进屋避避,话到了嗓子眼儿,又被咽了回去。麦子不知道怎样跟爹说话。   麦子知道,这场病把坚强的爹快压趴下啦,麦子还知道,爹担心地里那一望无际黄灿灿的麦浪会被这场风雨击倒。

   一场大雨瞬间被倾倒下来,豆大的雨点砸在土地上,在浮起的尘土中开花,空气中有了风的味道,尘土被冲刷的味道,雨水青青的味道。狂风肆虐,释放着要把大树拔根而起的狠劲,树枝拼了命地摇晃,雨珠紧锣密鼓地下,世界混沌一片,屋舍、田野、小道全被数不清的雨水包裹了起来。

   房顶上的雨水顺着瓦片流淌,在屋檐下织成了一道道密不透风的水帘。爹还坐在走廊下,无声地看着这场雨。

   今年的节气有些晚,芒种过后,麦田里才真正上色了。爹咳嗽了一春天,眼看越来越瘦,麦子急得心急火燎。趁还没有麦收,麦子决定说服爹,带他到城里的医院做个检查。

   爹爹跟庄稼和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一双大手拿得起锄头,举得起整袋粮食,爹长得魁梧,没进过医院,没吃过药打过针。无论是家里人还是爹自己,都觉得他是一个永远不倒的铁人。麦子劝了无数遍,爹摆摆那双大手,就是不肯去。直到有一天,爹“咳”出了血,麦子和弟弟才强硬着带他去了县医院。

   挂号、排队、抽血、拍片,忙了一整天,医生的诊断结果让麦子一屁股蹲在了医生办公室的地上。医生说爹得了肺癌,不好治。

   弟弟陪着爹在外边走廊里等着,麦子一个人实在是撑不住了,在医生的帮助下,麦子颤抖着站起来,坐在椅子上。麦子的思绪非常乱,可是她知道不能乱,爹还在等着呢。

   从医生的办公室到外边的走廊,只有十来步,麦子走了有半个小时,麦子害怕走出去,害怕看见爹。

   可是麦子还是在看见爹的时候笑了一下。

   “没事,爹,是肺炎。”

   麦子不信医生的诊断,她想,爹这么好的人,一定不会有事。

   麦子想,等收了麦,就带爹去省城治疗。

   那一望无际的黄灿灿的麦子,那充满了希望的看不到边的金色的麦田。

   麦子出生在麦收的季节,爹拉着一车刚压出来的麦粒回到家,一双大手抱着这个刚出生就会笑的女娃,爹的脸上是抑制不住的喜悦,爹说,就叫麦子吧,有了麦子,咱就有了丰收和希望。

   从此,爹坚实的肩头,爹带着浓浓的旱烟味道的怀里,爹装满果实的地排车里,总是坐着一个活泼可爱的麦子。

   农村的孩子,见风就长。麦子长成一个窈窕淑女了,麦子考上师范学院了,麦子成了镇里的一名舞蹈教师,麦子用第一个月的工资给爹和娘各买了一身新衣裳,爹的脸就整天带着笑,爹的幸福都藏在麦子那儿。

    去年的麦季,布谷鸟刚叫,麦子就马不停蹄地赶回了家。麦子和爹一样,喜欢这个收获的季节。

   清晨醒来,乡村就会用最清新的空气和最清脆的鸟鸣包围着你,爹和娘已经去麦田里收割了。麦子赶紧起来,支起地锅,加水下米,熬一锅香喷喷的小米粥,再炒两个小菜。麦子便匆匆用保温桶装了粥,馍筐里装上娘腌得淌油的咸鸭蛋,去麦田送饭。

   田野里是一望无际的金黄,轻轻地吸吸鼻子,是饱满的、浓浓的麦子成熟的味道,微风吹来,麦穗轻轻晃动,一波又一波麦浪从脚下推向无限的远方。麦子提着饭,站在地头,看着爹娘两个在麦浪里时隐时现,一垄垄麦茬齐整整地立在他们身后,一捆捆收割后的麦子躺在脚下,硕大的麦穗一个挨着一个,仰望着天空。

  “爹,娘,吃饭了!”

  听见麦子的叫声,爹回过头,把镰刀举过头顶向麦子招手,满脸豆大的汗珠子里,个个充满喜悦。

   “好几年没有用镰刀割麦了。”

   麦子的回忆被廊下爹爹的一句话拉回来。马扎放回走廊的角落里,爹站起来,麦子觉得爹不再魁梧了,麦子的眼眶猛的一热,又生生地挡回去。

   廊外的天空,正在慢慢地回亮,刚才还乌黑狰狞的天,变得温柔了不少,树枝也不再疯狂,一片片经历过暴雨洗刷的树叶轻轻地颤抖,屋檐下的水帘“滴答滴答”,为这场暴风雨做最后的注解。

  “去地里看看。”

   爹爹洪亮的大嗓门也不见了,话语越来越短。麦子赶紧拿了雨靴,给爹一双,自己套上一双,一把古朴结实的黑伞撑开,雨虽然渐渐小了,麦子还是怕爹受凉。

   爹爹轻轻推开麦子移过来的伞,披了长褂,背着手,慢慢向田野走去。乡间的小道,满是积水,麦子跟在爹身后,有些困难的在泥路上走。

   雨后的乡村,寂静、清新、一尘不染,每片树叶都透着光亮,每个池塘都涌动着生机与活力。一望无际的麦田,还是那样齐刷刷地展现在麦子眼前。一阵风从远方送来,抚摸着沉甸甸的麦穗,麦穗便自豪地摆摆头,甩掉麦芒上挂着的一颗小雨珠。雨水洗刷后,麦田的色彩更加饱满了,像画家手下的画,一不小心,多涂了一些色彩,那种饱和度便在画纸上四溢开来。有风来,柔柔地触过每一颗麦穗,麦浪便以极微小的幅度,从眼前荡起,一层一层向远方散去。

  爹站在地头,目光深邃,望向一眼看不到头的麦田。麦子看到,爹的脸荡漾着金黄金黄的麦色,爹的眼眸里,闪着金灿金灿的光芒。

   “等收了麦,爹的病就该好了。”麦子在心里说到。

   麦子站在一波一波麦浪中,感受着麦田带给她的希望。麦子的眼睛有些模糊,她看到,爹就站在麦浪的涟漪中,举起锄头,对着她灿烂的笑。

作者简介:

石彦黎,山东成武人,小名二丫头,说是小名,其实比大名还响亮,从小喊起,估计到老不会变了。同样不会变的是对文学世界的向往,前几十年的岁月,都为了生存,现在终于有时间追寻自己的梦想了,觉得活着值了。从现在起,当一个文学的小学生,希望能得到老师的细心教导。

电话和微信号15053096822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专题: 欧阳菲菲的歌 巴桑拉姆的歌 张可儿的歌 司徒兰芳的歌 赵本山的歌 陈冠蒲的歌 安与骑兵的歌 次仁央宗的歌 段千寻的歌 王娅的歌 衡越的歌 付笛声&amp任静的歌 东方神起的歌 望海高歌的歌 韩晶的歌 S.E.S(SES)的歌 陈娟儿的歌 龙梅子老猫的歌 蒋雪儿的歌 春雷的歌

相关文章

  • 橂组词_橂字在开头结尾组词

    橂组词_橂字在开头结尾组词

    橂什么意思?橂怎么组词?这里有关于橂的介绍与橂在开头结尾组词举例。...

    2020-05-07

  • 崒组词_崒字在开头结尾组词

    崒组词_崒字在开头结尾组词

    崒什么意思?崒怎么组词?这里有关于崒的介绍与崒在开头结尾组词举例。...

    2020-05-07

  • 形容理解透彻的成语

    形容理解透彻的成语

    本文是关于形容理解透彻的成语的内容,形容分析透彻的成语有:一针见血,入木三分,一语道破,单刀直入,鞭辟入里,提纲挈领,刀刀见血,对症下药,...

    2020-05-07

  • 镅组词_镅字在开头结尾组词

    镅组词_镅字在开头结尾组词

    镅什么意思?镅怎么组词?这里有关于镅的介绍与镅在开头结尾组词举例。...

    2020-05-07

  • 庠笔画_庠基本意思与组词大全

    庠笔画_庠基本意思与组词大全

    本文是详细介绍了关于庠的组词、庠的笔画笔顺、庠基本意思。...

    2020-05-07

  • 十里红妆完整版歌词

    十里红妆完整版歌词

    十里红妆完整版歌词,十里红妆演唱:步欣浓作词:戰顏作曲:Chey_E 王芊懿 步欣浓编曲:YOTA悦棠音乐工作室红妆已消也散落了发梢伊人的泪滴...

    2020-05-07